禾苗情深之107許苗甦醒

這天昏迷中的許苗忽然感覺雙腿沉重,邁不開步子。於是就使勁掙扎,把腿一抬,從重壓下拔出,又奮力拔出另一隻腳,這樣雙腳就自由了。

而此時的秦雨佳正睡在許苗的雙腿上,突然被人給踹了一下,直接把秦雨佳給踹醒了。

“誰?”朦朧中,秦雨佳一個激靈從床上醒來。看看房門緊閉,又看看房間內,也沒有人,剛才明明有人踢我啊,怎麼會沒人呢。

秦雨佳又看看床下,床下也藏不住人。難道是許苗醒了?

秦雨佳看著許苗,感覺有點不一樣,具體哪點不一樣,她又說不出來。

秦雨佳不再看許苗,繼續給他按摩腳部。

可按著按著,就感覺許苗的腳有種向上抽的感覺,就像給人腳撓癢,受不了那種癢,想把腳抽走的感覺。

“老公,老公,你醒了嗎?你醒醒,醒醒。”秦雨佳一邊給許苗按摩腳心,一邊觀察許苗的反應。

果然,對於秦雨佳的按摩,許苗有反應,他好像是忍受不了秦雨佳的腳心按摩,不停地抽腳,想從秦雨佳的手中把腳抽出去。

秦雨佳沒有放手,而是繼續刺激許苗的腳底穴位。

好像是受不了秦雨佳的按摩,許苗的腳直接從秦雨佳的手中抽了出去。驚喜的秦雨佳還想抓住許苗的腳時,卻見許苗的眼睛慢慢睜開了。

像是做了一個長長的夢,現在終於醒來了。

看著眼前的美女正要給自己的腳按摩,許苗猛地坐了起來,下意識地躲開秦雨佳的雙手,突然又意識到這個美女就是自己的老婆。

秦雨佳一見許苗醒來,喜不自禁,抱著許苗就想放聲大哭。又想到已是深夜,不想打擾別人,只是低聲的抽搐。

抱著秦雨佳,過往的一幕幕瞬間在腦海中閃現。不僅是在龍城的事,以前在成陽市的一切也都想了起來。
許苗真想給成陽的家人朋友打個電話,自己這一走已是大半年了,一看時間,正是深夜一點多。

許苗見秦雨佳面容也憔悴了,就讓她上床一塊睡。

秦雨佳是真的困了,躺在許苗的懷裡,二人說著說著就睡著了。

許苗想著過往,只是有一點他想不通,他的老師,秦雨佳的爺爺,應該是醫術高手,他為什麼不給秦建民治病呢?

至於自己在伏虎鎮受傷和出的車禍,許苗一點也不考慮,到時候了自然就知道了。

許苗想著往事,慢慢地把一切都捋順了。至於以後的發展,還是龍城的領導的路線對,要快速地把手中的產品打出去,打出名氣,再擴大規模。

這樣才可以有能力幫助更多的人。

對於龍城的那些黑勢力,自己要儘快給剷平。

天快亮的時候,秦雨佳醒了,她趴在老公的懷裡,感受著老公的溫存,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夫妻二人說了一會體己的話,許苗也把自己的過往都說給了秦雨佳聽,直聽的秦雨佳目瞪口呆,嘴張老大一直沒有合攏,心裡在默默感謝爺爺。

二人就這樣一直說到天亮,秦雨佳趕緊起來,到衛生間洗涮完畢。然後開門和楚天紅等人說了等會許苗出院。

“嫂子,老大還沒有醒過來,怎麼能出院啊?”楚天紅一聽就急了,“現在還不能出院啊。”

楚天紅現在三十左右,秦雨佳一聽他喊自己為嫂子,頓時臉一紅。“楚幫主,許苗昨晚已經醒過來了,他說的要出院。”

“老大醒了?”楚天紅趕緊跑進許苗的病房,見許苗果然醒了,頓時高興的抱了上去。

許苗也從床上跳下來,抱著楚天紅。許苗知道這些天多虧楚天紅的照顧,心裡也非常感激他。

楚天紅又把小刀會的事簡單地和許苗說了一遍。

許苗一聽臺運家就在隔壁,也就過來看看臺運家的傷勢,覺得沒什麼問題,都快好了,也就沒有給他施針。

臺運家早就想出院,一聽許苗準備出院,趕緊也辦好出院手續。

許苗和秦雨佳回了茶園,楚天紅帶著手下先送許苗回茶園,再把臺運家帶回紅幫的總部。

許苗先給許麗發了短信,讓她把那幫老鄉們召集在一塊,等一下進行視頻聊天。

許麗等不到老鄉聚全,就給許苗開了視頻。許麗一見大哥,頓時淚流滿面,話不成聲。

看許麗那激動的樣子,許苗也有點控制不住了,簡單的聊了幾句,許苗就掛了電話,他可不想讓許麗看見自己流淚的樣子。

小妮子,算你有良心。

許苗又給家裡的父母打了電話。看著視頻裡的父母都還不錯,許苗又問了妹妹許朵和弟弟許果的情況。

知道妹妹今年高三,馬上就要考大學了。弟弟在家安心弄大棚蔬菜,伺候父母。

許苗又給許麗發了信息,知道那一眾兄弟都到齊了,就開了視頻,和兄弟們一一打了招呼,說自己當時情況特殊,沒有和眾人說。現在任務已快完成,一個月後就回去。

具體什麼原因,許麗和方偉也沒有和眾人說。眾人也不知道其中原委。好在現在快回來了。

眾人也把各自負責的公司經營情況一一向許苗彙報一遍。

許苗也感到非常欣慰,自己不在的日子,公司還能正常運轉,而且都是突飛猛進式的發展。

秦建民父子倆也在討論許苗,現在許苗徹底康復了,整個人的精神狀況都不一樣了;同時也感慨老爺子真是給秦家選了一個好女婿。

秦建民也給女兒下了一個任務,儘快給許苗生個孩子,好拴住許苗,自己也享享這天倫之樂。

一席話說的秦雨佳滿臉通紅,只得點頭同意。同時也說了自己這一段時間沒有休息好,許苗也是剛恢復過來,等過一段時間再說。

就在許苗住院出院之際,龍城的地下勢力之間卻發生了一場大混亂。

先是小刀會的二當家捅了大當家,奪了小刀會的權,大當家臺運家被逐出小刀會。

接著是青龍幫的幫主洛青龍被人無形中下毒,造成四肢癱瘓無力,甚至連走路都不行,只得坐著輪椅。

然後是青龍幫在一夜之間被滅,兇手是誰,無人知道。幫主洛青龍四肢被打斷,洛青龍的兩個兒子洛經龍和洛緯龍下落不明。

最後是小刀會併入金虎幫,潘東成為金虎幫第三當家的,熊君成為金虎幫第五當家的。

青龍幫的二幫主插翅虎龐春加入金虎幫,成為金虎幫的第二當家的。

此時的金虎幫儼然成為了龍城市的第一幫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