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老太的“囧”事之二十

第二十章 打“杵”

中國的牌遊戲很多。吳老太別看沒上過學,但是一到玩牌遊戲上,卻總是一點就透,誰叫她在襁褓裡就跟著姥姥在牌桌子上長大的呢。不知從哪年起,農村實行了用撲克牌打“杵”。當時農村就有這個話嗑:十億農民八億杵,只有兩億遊小胡。用這個“杵”字,可不是官方的消息,是我私下裡確定的。所謂的“杵”,就是撲克牌裡的黑桃么。因為這個黑桃么的形狀有些像過去的“杵”,所以,打“杵”這個名稱應該就是這樣得來的。

這個遊戲三個人玩的時候,只有黑桃么是“杵”,四個人以上玩的時候花么也是“杵”,抓住兩個杵的就是一夥的。一個杵時,杵最大,叫單杵滿天飛;兩個杵時,一起使用時最大。開始時,是使用整副牌,抓住紅桃三的人先出牌。

每逢年前,馬家寶哥幾個在一起玩牌,基本上就是打“杵”。對於新鮮事物,吳老太是很熱心的。她在旁邊看了沒兩把兒,就知道怎樣出牌了。對於一個從小在“上梁山”牌桌上長大的人,她總想躍躍欲試,上陣摸幾把兒。只是總也沒這個機會。後來,她發現這個玩法不適合她玩。因為哥幾個的錢大都讓馬老三贏去了,倒不是馬老三運氣好,只是馬老三會狡賴,而吳老太自認就自己這個脾氣肯定拉不下臉來。好在馬老三贏了錢,從不裝進自己的兜裡,不是今天買條魚,就是明天買點兒肉,讓吳老太做好了,哥幾個喝酒。所以老兄弟狡狡賴,大夥兒也沒有意見。

這天臨近中午,吳老太燉熟了馬老三買來的魚,招呼哥幾個準備吃飯。馬老三坐在炕沿上,抓的牌也不怎麼好,隨手丟給吳老太:“嫂子,你替我幹兩把兒,我去撒泡尿。”馬老三一個是真有尿了,另外一個他想去商店買些酒,這幾天光喝大哥家的酒了,怪不好意思的。

馬老太一看這牌,雖然沒上過戰場,也知道這牌就是挨逮的命。果不其然,吳老太被逮個正著,但是同夥先走了,倒是沒有輸錢。下一把兒,吳老太和別人抓牌一樣,右手抓,扣著放到左手裡,抓一張,摞一張。抓完後,一張一張攆著看。“這牌抓的!”吳老太心裡嘀咕著,因為前三張是黑桃三四五,都是很小的。“紅桃三時的也行啊!”吳老太剛一想,第四張牌正好是紅桃三。她激動得:“紅桃三在我這呢。對兒三。”吳老太出手如電,很快把對三甩了出去。哥幾個也跟著出牌的出牌,不能出牌的說一聲“不出”。很快又輪到了吳老太。吳老太馬上出了對兒K。對兒k是非常大的對兒了,很少有人再出牌。

一圈兒“不出”下來,又輪到吳老太出牌了。只見吳老太又甩出了一對牌,嘴裡還不乾不淨:“他媽的,還有一對兒三。”哥幾個笑的。馬老三正好回來,忙問笑什麼呢。炕頭上坐著的馬家興笑著說道:“大嫂子替你把四個三分著出了。不叫時的肯定把我們兩杵逮住。”馬老三一拍嫂子的肩膀:“我就說吧,客馬上不陣。你就老實實地給我們做飯吧!”

從此,吳老太寧可待著,再也沒上過打“杵”的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