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回鄉手記|最熱鬧的是大年初四“看新客”

今天大年初四,按我老家習俗,初四初六是新女婿走丈人的日子,尤其是初四。

兒時記憶中,除了大年初一全村挨家串的大拜年,最熱鬧的就是大年初四看“新客”,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抽著煙,拉著呱,聚攏在街口,家長裡短,評頭論足,說著往年誰家新客的洋相和糗事兒,那簡直就是小村人的狂歡。

說起各地的方言,那實在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兒。比如說在我老家東平,客人不叫客人,那叫“客(kei)”,招待客人叫“候客(kei)”,至於姑娘定了親或者過了門兒,女婿不稱女婿也不稱姑爺,稱“閨客”或簡稱“客”,新女婿結婚頭三年叫“新客”。新客上門可是一件極鄭重的大事,從儀式到內容哪個環節出差錯都可能惹出亂子。

而對於莊鄉鄰居來說,最喜歡的熱鬧便是“看新客”。

看新客什麼呢?

一看“來”,二看“走”,各有妙趣。

毛腳女婿第一年上門,隆重而莊嚴。

禮物就不用多說了,先興“禮條肉”,後來加碼成半扇子豬屁股,老丈人一家當然重中之重,丈人這邊的近門各家,也要“禮數週全”,有幾家送幾家,禮多不傷人。

禮多倒也罷了,但那時的運輸工具就是自行車,光小兩口帶不了,那就必須另外找個人“背褡子”。

“背褡子”可不是肩上搭的褡褳布袋,而是人,而且必須是靈透人。

背褡子多從本家近門同輩哥中找,找到的人首先要懂村裡的這些老禮節,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照顧周全;其次還必須酒量大,能說會道,眼皮子活,腦瓜子靈。既要替新客充門面堵窟窿,還能替新客擋酒,關鍵時候“丟車保帥”一馬當先。眼看新客的酒喝到量了,酒眼看漾到嗓子眼了,背褡子笑著站起,溫言軟語間把主家各位敬來的酒全收自己的肚子裡。

如果新媳婦孃家族門小,找一個背褡子就行,可要是女方族門大,各家的禮物送周全,三輛自行車也帶不下禮物,那就必須再加一個背褡子。

你就看這小小的隊伍吧:三四輛自行車,後座上禮物摞成小山高,前把上還掛著花花綠綠的禮品。別的不說,單說上下車就是本事——現在說這話很多年輕人沒法明白了,“前掏腿”“後搭腿”的騎自行車功夫估計也銷聲匿跡。

哪家閨女出嫁了,大年初四你就看吧,小院門前的衚衕裡早早圍滿了人。小媳婦、大閨女、大娘嬸子甚至包括牙都老得晃盪的老頭老太,當然更少不了猴子似亂竄的野小子妮子……

來了!新女婿來了!

人們不由地往前探身,本不寬敞的小衚衕一下子變得更窄,新客只能從這窄窄的人縫裡往前走,幾乎是臉貼臉看得見對方的汗毛孔。

人們喜笑著,指點著,有些潑辣的小媳婦還偶爾使個壞開新客玩笑用身子撞人家。大方點的新客倒也罷了,膽小的新客被人看得渾身發毛,兩腿哆嗦臉變白甚至走路不知道先邁哪條腿……

中間喝酒吃飯的過程不說了,我只說“安座次”這一件事兒,新客頭三年尤其第一年要坐“大排座”——也就是“上首”,整個席的第一把椅子。這是絕不能馬虎的,如果這個環節出錯,脾氣粗豪點的新客甚至背褡子就可能生氣掀大桌子!如果哪家發生這樣的事兒,肯定成為整個小村代代相傳的典故和笑料。

為了讓新客坐上首,老丈人叔丈人這些老一輩兒都不能上席,作陪的大都是同輩的大舅子小舅子親舅子叔伯舅子堂舅子……整頓飯吃下來,那簡直歡笑便是硝煙,酒杯便是槍棒的一場硬仗,酒足飯飽,日已西斜,“大禮”完成,新客要走了。

山東人禮數多,一圈一圈的酒下來,即使新客酒量大,可也雙拳難敵四手,背褡子再管用,可主家敬酒者也知道“擒賊要擒王”,所以走出門來的新客面若桃花豔如晚霞就不說了,白似粉敷也不說了,一路搖晃著走來,胳膊空中亂比劃,嘴裡兄弟叔的只管叫,恨不得把老丈人喊成鐵哥們……

看熱鬧的便笑,捂著嘴,露著齒,喝醉人似的晃身子。

有的能勉強騎上車子,龍行虎步划著圈兒往前騎,一不小心就騎到人窩裡,大家的笑聲更歡了,玩笑便更放肆了。

還好,能夠起來,重新騎上車,搖擺著騎出人們的視線。

可總有些新客實在量小,出門風一吹,身子一激靈,肚子裡的酒就忍不住噴灑出來,我們稱之為“報菜譜”,有的也稱為“畫地圖”——這可不是“不良少年”想的床上豔事,而是陽光下大眾百無一厭的節目高潮……

在我兒時的印象裡,那時候的人一年到頭吃不上幾頓肉菜,更別說“吃席”,所以過年走親戚經常見醉漢自行車撂在路邊,人在溝沿上呼呼大睡的事兒。

現在生活好了,出門走親戚也見不到誰還騎自行車,看熱鬧的也少了許多,這些兒時印象大概只能藏到時光封鎖的角落裡了吧。

壹點號 壹粉唐長老

新聞線索報料通道:應用市場下載“齊魯壹點”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齊魯壹點”,全省600位記者在線等你來報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