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股神炒股翻萬倍神話

10歲,他買了人生第一隻股票;19歲,他考入日本競爭最激烈的東京大學法學部;40歲,他辭去世人稱羨的中央部門官僚職務,創立投資基金;47歲,他創立的基金運營資金翻了1萬倍,卻陷入醜聞;50歲以後,他身陷囹圄。他就是曾經日本年輕人的偶像,被譽為“民間股神”的村上世彰。

村上世彰1959年出生於大阪市的一個華僑家庭,父親村上勇是臺灣裔富商。據說他在上小學時就開始了在股市中摸爬滾打的生涯。當時其父一次付給他10萬日元,鼓勵他自己投資,掙取零用錢。經過父親的傳授,村上很快了解了資本市場的遊戲規則和股票投資的奧秘,開始在股壇展露才華。10歲時,村上已經能獨立進行投資分析了。高中畢業時,村上手裡的本金漲了10倍,他本人也成為一家釀酒廠的股東,而他的賺錢之道更成為他與同學之間的談資。

高中時代他已表現出特立獨行的個性。他夢想成為當紅搞笑藝人千田光雄的弟子,曾寫下《千田的人生沒有虛偽》這樣的文章。他既不參加學校的活動,也不履行份內的雜務(比如掃除)。他的藉口是“考試和升學將近,在家裡學習遠比在學校有效率”、“有那種閒工夫去掃地的話,還不如早點回家啃書”。在同級的220人中,他的成績位列第200位。由於重理輕文,他在復讀一年後,才考入東京大學法學部。

大學時代的村上住在父親的豪華別墅裡,開保時捷出行,堪稱奢靡。1983年畢業後他進入日本經濟產業省任職,參與過有關企業收買法律的制定與修改工作。他曾執筆寫過小說《走向滅亡的日本》,由於上司的反對而未能出版。他還曾作為日本大使館一等書記官在種族隔離時代的南非工作過,傳聞其間因言獲罪而降職。

1999年,懷著“從規則的制定者變成實踐者”的想法的村上世彰從通產省退職,與高中時代的友人、原野村證券次長丸木強和原警察廳官員瀧澤建也一起創立了村上基金,主要從事投資、投資信託、企業收購兼併相關諮詢等業務

2000年,村上基金對東證2部上市企業“昭容”的股票實施了公開收購,這是日本股市中的第一單惡意收購。昭容公司是經營房地產和電氣製品的企業,當時由於不景氣業績不佳,股價也在低位上徘徊。但實際上昭容公司家底頗為紮實,在泡沫經濟時期經營房地產積累下了大量的資本,總額約有660億日元。

村上敏銳地盯上了這家企業。1月21日,村上基金宣佈以每股1000日元的價格公開收購時價每股880日元的昭容。不到3天,昭容股價就翻了天。

此後,村上基金又進行了多次收購,其中以cyber agent最為有名。隨後的2002年,發生了讓村上世彰揚名立萬的東京style事件。

東京style是一家服飾公司,聯結銷售額達到625億日元,而且還有合計約1270億日元的現金和有價證券。經營者發表了利用這些充裕的資金購入時尚大廈的計劃。村上藉機介入,大肆購入東京style的股票,到2002年1月15日持股比例達到9.3%,成為第一大股東。隨後在1月31日村上就提出了內容為中止500億的時尚大廈投資、以現金和有價證券為資本購進本公司股票的股東提案權行使請求書。消息傳出,東京style股價立漲。

5月23日上午10時,東京style的股東大會即將召開。村上基金此時已佔有東京style11.3%的股份,穩坐第一大股東之位。村上已獲得了佔39%股權的外國財團的首肯,如果佔8%股權的散戶也站在自己一邊的話,大會的委任狀就是村上的囊中之物了。

但東京style以高野義雄社長為首的高層也及時以讓步戰略取得了大股東的信任。他們應股東的要求將長年不變的分紅提高了6成,並且提案購入10%的自社股份。而且還爭取到了UFJ銀行、瑞惠銀行、三井住友銀行,以及伊勢丹等客戶的支持,為爭取多數股東做好了準備。

結果,村上基金慘敗。最大的敗因是有部分持股5%的外籍投資家沒有給出委任狀,此外,散戶也大多偏向了東京style高層一方。或許村上的提案對於東京style的股東來說過於激進了。不過,正是此次的東京style事件,引發了日本社會對企業經營與股東權益的大討論。

在美國,公司由股東當家,得罪了股東利益的公司高管等於自尋死路。而在日本,公司高層卻常常做出有損股東利益的舉動,就連股東大會也形同虛設。村上的介入以及他大聲疾呼的“公司是股東的”的理念,給了以往忽視股東利益的日本企業當頭一棒。村上也贏得了“敢說話的投資者”之美稱。

此後,村上基金在日本股市一路披荊斬棘,村上曾持股超過5%比例的股票達到了35只,涵蓋了金融、交通、衛生、傳媒、工業、倉儲等類型的企業。1999年創立基金時運營資金只有40億日元,2004年3月已達782億日元,2006年3月更是飆升至8886億日元,其中3705億來自海外的大學財團,剩下的5181億來自國內的Oryx保險、Ushio電機、石油資源開發等財閥。雖然有人詬病村上“挾股權以令董事會”的手法只是最大化壓榨利益,對企業的發展全無好處,但是在他創立的投資基金在短短7年內,村上基金已經從一家籍籍無名的投資公司發展成日本金融市場的大鱷。村上得享“民間股神”之譽。

2006年1月16日,日本IT企業活力門公司辦公室及其總裁堀江貴文的宅邸,遭到東京地檢署的搜查,原因是在2004年活力門併購一家出版公司時出具不實財報。數天之後的1月23日,堀江及公司三名高管被捕。在調查活力門的過程中,檢方懷疑村上基金曾經在2005年的“日本放送併購案”中,存在內幕交易行為。

2005年2月,活力門公司對富士電視臺控股的日本放送公司實施了閃電併購,在交易時間內僅半個小時內就搶下該公司29.5%的股票,以35%的持股比例成為最大股東,最終迫使富士電視臺以高價回購了“日本放送公司”的股票。但令人疑惑的是,村上基金在這場閃電併購實施前夕,悄然買進了至少5%的日本放送公司股票,並將其轉讓給了活力門公司。據稱,此次交易為其賺得了100億日元。

察覺到危險的村上把村上基金的核心企業和投資顧問業務都轉移到了新加坡。2006年6月5日午後,東京地檢署特搜部以違反證券交易法嫌疑逮捕了村上世彰。

原來,2004年以前村上基金都是日本放送的第二大股東,但在與頭號股東富士電視臺的爭奪中處於下風。2004年9月15日,苦於處理手中日本放送股票的村上,與活力門原董事長堀江貴文、原首席財政官宮內亮治就奪取日本放送進行密會,並達成一致:“村上基金持股17%,活力門再購入三分之一的股票,日本放送就是我們的東西了。”11月8日,宮內亮治給村上基金高層通風,示意其購進日本放送的股票。東京地檢署以此認定村上基金從事了內幕交易,違反了證券交易法。

村上被捕也繼幾個月前的“活力門事件”之後再次引發了日本股市的強烈震盪。日經平均股指全天大幅下跌121點,數十隻與村上基金關係密切的股票也放量下跌,以往追隨村上的散戶投資者紛紛忙於平倉。11月7日,村上基金拋出了持有的所有股票。18日,村上基金設在東京六本木新城的總部人去樓空,村上世彰“民間股神”的神話也破滅了。

2007年7月19日,東京地裁刑事第四部高麗邦彥法官宣判村上世彰違反證券交易法罪名成立,監禁兩年不得緩刑,罰款300萬日元,追繳非法所得11億4900萬日元。落馬後,日本朝野大都把他罵做騙子,是巧取豪奪、破壞日本經濟秩序的惡魔,是破壞日本追求穩定性持續發展企業文化的罪魁禍首。有人甚至說:“我一看他的眼睛,就知道他不是日本人。那個混蛋是華僑!”

他們的做法不符合日本傳統原則,日本是一種“縱式社會”,有嚴格的上下主從關係。

在這種社會階層結構中,一個人要成功,必須從底層做起,年輕人的“橫空出世”往往被視為異類。多數日本人認為只有靠不斷的辛苦流汗,長年奮鬥得來的財富才是正道,將憑小聰明和投機而一夜暴富視為歪門邪道。而代表“霞關官僚街整體意志”的檢察機關,以“微罪重罰”的方式,逮捕了受小泉盛讚的堀江貴文和村上世彰這些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的弄潮兒和幸運兒。“這是檢察機關用行動批判小泉的經濟政策。”

不管怎樣,村上世彰老辣的操盤手法和爭取股東利益的犀利言論,都對日本的證券市場產生了深遠的影響。由他引入日本的美國式資本運作方式並沒有壽終正寢,而且還日漸成為潮流,這也算村上的功勞一件。